公告:
微信公众号
亚游app官网下载|官网

布依族勇士陆瑞光

时间:2018-11-06 19:23:20    作者: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民族新闻网
陆瑞光,又名陆天祥,布依族。1901年10月(清光绪二十七年),生于贵州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六马区弄染乡。
  

  陆瑞光,又名陆天祥,布依族。1901年10月(清光绪二十七年),生于贵州省镇宁县六马区弄染乡。

  陆瑞光的青少年时代正是镇宁多事之秋,辛亥革命以后,贵州军阀纷争,战事频繁。

  18岁时,他辍学,结了婚,跟他大哥学得一手好枪法,并参加了哥哥陆吉光和王壁珍率领的抗捐税、反官府的队伍。陆吉光、王璧珍死后,陆瑞光自立义旗,组织人枪,继续与国民党军队和官府作斗争。由于陆瑞光爱憎分明,仗义疏财,因而很多为反抗军阀和官府兵工粮款揭竿而起的人们,都愿与之联合,如紫云、关岭、镇宁等县有名的卢云奇、曾云清、王禹先、王光照、伍国斌等,因此,陆瑞光虽然平时只有几十人枪在身边,一旦有事,一声令下,便可集中成百上千的人马。

  陆的人马,最初多活动于广西与贵州交界的北盘江一带,接着又出没于镇宁、紫云、关岭边界,继而又在黔滇道上拦截过往的军阀部队,搞到不少枪支弹药和粮食,武装自己。

  1923年,驻紫云军阀部队团长王玉文、纵其士兵四乡抢劫,奸淫掳掠,鱼肉百姓,无所不为,境内各族人民深受其苦。为了解除各族人民的苦难,陆瑞光带领五六百人,围攻紫云县城七天七夜,王玉文龟缩城内,最后不得不率部离开紫云县城。由此,陆声威大震,反动官府迫于无奈,对其采取了招安手段。1924年,贵州省保安团任命陆瑞光为紫云保安营长。

  趁军阀混战之机,陆着力扩充实力。1929年,农历四月十九日,他率关岭、紫云和镇宁三县边区一千多农民武装,冒充为四十三军的人马,并在与城内贫苦人民取得联系后,袭击镇宁,吓跑了县长李刚和天主堂的外国神父,陆即命令弟兄们在有“特权”保护的天主堂内,拿出大财主孙竹先、朱荣廷和陈相识等藏匿的财物及天主堂的粮食,除充实自己之外,又将部分粮食、大烟和衣物等贱卖施济给贫苦人民,深受全城人民的欢迎。从此,陆瑞光的名声在贵州全省广为传播,陆瑞光、卢云奇、曾云清和王禹先,就成了当年镇宁、关岭和紫云等县有名的“四大天王”。

  1935年,在反动军阀的挑拨离间下,陆瑞光与板乐王仲芳在相互争斗中两败俱伤,征战的结果是各据一方,反动派则从中渔利。正当陆瑞光苦恼彷徨之际,传来了红军北上抗日的消息。

  遵义会议之后,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三军团,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由彭德怀军团长和杨尚昆政委率领,从安顺的鸡场和紫云县的猫营进入了镇宁。红军得到各方面的情报,知道弄染有个打富济贫的农民领袖陆瑞光,因此到沙子沟后,即派先遣人员到弄染找陆瑞光联系。由于陆瑞光当时对共产党和红军还不了解,早就带着弟兄们隐藏到虎坐岩后的深山密林中去了。先遣人员回报情况后,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彭德怀军团长和政委杨尚昆,决定亲自到弄染。部队进寨后,先找到陆顺芳(陆瑞光的亲信),李代主任让他去找陆瑞光,但陆还是不敢贸然来见,只派心腹伍国斌来见红军,因红军从有关情报中知道陆的相貌特征,认出伍国斌不是陆瑞光。后又派副官张海宽来见,还是被认了出来。陆瑞光只好半信半疑地大着胆子下山来见红军,刚进寨子,眼见红军都有秩序地坐在大院坝里,没有一个进人民房的。陆端光亲眼看到红军纪律严明,放心了,情不自禁地走向红军集结地,对一个胖胖的红军首长说:“我就是陆瑞光。”并转身吩咐张副官快找人做饭,安排弟兄们杀猪。还说:“如果家里的米不够,让寨子上各家把现有的米拿出来,回头到仓里(陆瑞光自家的仓)抬谷子碾米还给大家。”

  陆瑞光安排后,力请李富春、彭德怀、杨尚昆等领导同志到家,在一间厢房的饭桌边,陆瑞光向红军领导诉说了少数民族的痛苦。红军领导向陆宣传了共产党的政策和革命道理,告诉他要警惕反动派的反间计,要加强民族团结。一席话正说在陆的心坎上,他极为高兴地连声叫妻子罗氏添菜加酒。当天下午便与红军军团首长订立了协定,同时还商定留下红军营长方武先同志为首的12名伤病员。事后,三军团领导立即就此向中央军委发了电报。电文如下:

  三军团彭、杨致军委电:

  沙子沟周围百数十里,有夷民约千,有师团营组织,一首领名陆瑞光,我们已与其订立协定:反蒋、王、扰国民 党及苛捐杂税。留有一批伤病员,赠步枪36支,并留一批工作员。1935年4月16日17时30分。(注:这份电报现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研究所。抄自中央档案馆复印件10188)

  红军首长曾劝说陆瑞光随军北上抗日,但由于当时陆乡土观念较重,家庭累赘大,不愿离开家乡,只表示留在本地继续反抗国民党反动军阀,红军首长也不好勉强他。当天,全寨老幼像过节一样,有的挑米,有的抬着饭,有的提着鸡鸭,拿着腊肉,兴高采烈地给住在寨外的红军送去。篝火这里一堆,那里一堆,熊熊的火焰,染红了天际,红军与群众促膝谈心,沉浸在欢乐气氛之中。红军离开弄染时,全寨的布依族农民与红军依依惜别。陆瑞光带了20多个弟兄,送了一程又一程。一路上经过红军首长再次启发教育,陆瑞光表示愿意跟红军,一起闹革命。但要求返家去安排好全家老小的落脚点,红军首长同意了。这时,已到了乐纪新路坡顶,红军首长又和陆瑞光亲切握手珍重道别。此时,红军从马驮子上抽下一面红旗,解下两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和一些手榴弹赠给陆瑞光,又拿一付望远镜给陆瑞光身边的王文亮说:“你经常跟随陆司令,这个对你有用处,就送给你吧!”

  1936年春,紫云县宗地杨排方到弄染来,杨排方和陆瑞光很好,有10多支枪,方武先营长一和陆瑞光动员杨排方开展武装斗争,反对国民党蒋介石。杨同意后,方武先同志安排四个红军(钟德秀、钟文才和两个贵州籍的战士)跟杨排方到紫云开展工作,不料被反动派发现,说杨排方私通红军和“四大天王”的陆瑞光,派兵打散了杨排方的人。

  由于红军伤病员被杀害,国民党又不断派兵来骚扰,陆瑞光也不好长期立足,因此与方武先商定:把队伍带往广西右江去找红七军,这个决心下定了之后,陆瑞光告诉其妻罗凤歧,若与红军接上关系之后,即派人来接他们到革命根据地,要罗氏将所有田地契约,按各户承种数量,分送给各家各户,让佃户们自种自食。罗氏一一承诺。这是陆瑞光自接受共产党、红军的教育之后,从一个有产的少数民族农民领袖向一个革命者转变的分水岭。可惜此次方武先和陆瑞光带领队伍在去右江的路上,到了王母(即今望漠)石屯地方,遭敌人阻击,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加上地势不利,吃了败仗。只得率队撤回弄染。

  I936年,红军营长方武先同志和陆瑞光商定,拟以关岭、镇宁和紫云三县边区为革命根据地,联合已取得合法身份的紫云县中一区区长周晓凡和火烘的沈树华联保主任,总共有四十八个少数民族村寨。这时,蒋介石入黔追击红军的中央军已经在贵州站稳了脚跟,贵州二十五军被改编,吴忠信入黔主政,四川军阀杨森的二十军也开进了贵州。陆瑞光的这支队伍就显得孤立了。要在镇宁、关岭和紫云三县交界的沙子沟、乐纪和火烘山槽少数民族聚居的四十八个村寨,建立革命根据地,组织游击队,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最好要找到党的组织。陆瑞光根据方武先的意见,即派代表罗诗虎到安顺找地下党,找到了中共贵州工委军事小组长李光廷,汇报了陆瑞光的打算,李光廷请示了省工委委员秦天真(秦当时在安顺),同意后,秦接见了罗诗虎。时值地下党员丁沛生策反国民党一二一师四团三营十二连的两个排起义,编为“中共黔西游击第七支队”,在郎岱、安龙等地活动,因缺乏经费,派人到安顺找李光廷要经费。罗诗虎知道这个情况后,除派人回弄染向陆瑞光报告外,自告奋勇与两个泥水工去绑票,幻想通过这一手段,取得经费,以支持丁沛生的游击队,但不幸落入国民党魔爪,虽经严刑拷问,罗仍只字不说。最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

  陆瑞光、方武先根据党的指示和原来的打算,即在镇、关、紫三边区.发动群众,建立革命根据地,组织游击队。形势发展很快,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和不安。

  国民党反动军阀的“招安”伎俩未能奏效,又听说陆瑞光迎送红军,还订了协定,得了红军不少枪支弹药。因此,反动派视陆为心腹大患,认为如不扑灭这团革命火种,以后将有燎原之势。

  1936年,四川军阀杨森率二十军入黔,杨亲带师长夏炯和李朝信到达镇宁和紫云。这个有名的刽子手总结了历来与陆瑞光打交道的经验教训,决定采取软索套猛虎的办法。首先利用在军阀部队当过旅长、与陆瑞光会过面的普安人陈亮清为说客,针对当时陆与卢云奇、曾云清、王禹光和王仲芳等人的情况,展开挑拨离间和游说活动。又利用国民党紫云县政府的胡道生与陆瑞光有连襟的关系,指使胡来陆处散布谎言,说夏炯师长要来帮助陆瑞光,同时又分别派人到卢云奇、曾云清、王禹先和王仲芳处封官许愿,割断他们与陆的联系。

  杨森把软办法布置停当后,又立即派兵遣将,在陆、卢、曾、王住的附近布下埋伏。

  1936年12月26日,杨森的人马同时分别抓住了陆瑞光、卢云奇、曾云清、王禹先和王仲芳等五人。

  那天上午,天气十分阴暗,又很寒冷,陆瑞光在家里吃饭。他身边的罗大坤来报说:“夏师长从仁其来了,要见二爹”(罗是陆的舅侄儿)。因原来陈亮清和胡道生说过,夏师长要来帮助他,陆虽不全信,来人已到寨,只好出迎。陆还未到弄染寨门,就有七八个彪形大汉一拥上前将他抱住.。陆知中计,即用身子一甩,把两个大汉被甩出好远,正想奔逃之际,大腿被一刀刺中,血流如注,失去抗拒之力,不幸遭捕。罗大坤、张海宽、王文亮、王文叔等当时在弄染的弟兄们,闻讯立即赶往现场抢救,但为时已晚,夏炯的人马早已埋伏在山头。森林之中,一时枪声四起,群众纷纷出逃,韦廷龙的小弟弟不幸被踩死在寨门前。因敌军人多武器好,又占了山头有利地势,王文亮等只好边打边撤退。

  当时,夏炯是派他的一个姓赵的团长,带一团人到弄染的。当天就抓了一百多人到大平地去(离寨子约二里地),除了妇女、儿童和老年人之外,年轻的男人通通被枪杀在大平地下的土坑内,惨不忍睹。方武先和几位红军战士,亦在反动派这次血洗弄染的罪恶活动中,光荣牺牲了。

  事后,夏炯及其部队在弄染整整驻了7天。在这期间,他命令收缴陆瑞光和全寨的枪弹,虽然枪支弹药和大小洋拿出来不少,但最后陆瑞光还是被带走了。

  押走那天,罗大坤、张海宽、王文亮和王文叔等准备到半路截击救陆。但陆瑞光的母亲劝阻说:“国民党的兵很多,你们去打,难将瑞光救回,敌人反而认为这一带的枪弹未收尽,将来弄染和附近各村寨更不得清静呀,让瑞光一人去顶了这场灾难算了,常言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你们今后为他报仇就是了。”于是罗大坤等人才忍住悲痛没有去拦截。

  后来,由于王仲芳家交了不少枪弹和很多银元,又具了保结,被放回了板乐。陆瑞光、卢云奇,曾云清和王禹先这“四大天王”被杨森押到安顺召开大会示众后又押到贵阳。

  反动军阀们为了显示其镇压少数民族和革命分子的淫威和牟取钱财,就用粗铁丝将陆、卢、曾、王“四大天王”的锁骨刺穿连环锁扣,在贵阳发售门票展出。可是,血流满身的好汉并没有哼一声。陆瑞光竟在前来“参观”的人群面前,侃侃而谈,慷慨陈词,痛斥国民党反动派争权夺利,烧杀掳掠的累累罪行,并陈述了自己光明磊落和坎坷曲折的一生。当时的观众听后,多暗自流泪,无不叹惜,肃然起敬!反动派再也不敢将“四大天王”展出了。1937年初春,杀人魔王杨森下令将陆瑞光、卢云奇、曾云清和王禹先四人枪杀于贵阳八角岩。陆瑞光这位经过共产党和红军教育过的布依族勇士,被杀害时,年仅36岁。

  当时,镇宁、关岭、紫云等各族农民为怀念陆瑞光,曾作有一副敬仰和赞扬的楹联:“紫云缭绕江龙腾飞瑞光三千里,白水澎湃陆马奔驰天祥一万年。”

责任编辑: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