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微信公众号
亚游app官网下载|官网

布依豪杰陆瑞光的传奇人生

时间:2018-11-06 19:21:06    作者:徐荣锋    来源:民族新闻网
当年,他排黔中四大天王之首,彭德怀曾亲自上门请他“出山”,共同签下“反蒋协议”


豪   杰   篇

  “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一切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将被他们葬入坟墓。”

  ——摘自《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1927年)

  抗拒官府父兄遇害

  1901年10月,陆瑞光出生在沙子沟弄染寨。当时弄染属于关岭县六马区,现属于镇宁自治县沙子乡弄染村。“弄染”一词为布依语,意为“山清水秀”的村子。

  陆瑞光出生后不久,害了一场天花,脸上留下了豆粒般大大小小的坑,因为排行老二,他又被人称为“陆麻二”。

  陆瑞光从小被父亲陆品山送到紫云读私塾。读完私塾回到家后,随曾到湖南投武师的大哥陆吉光刻苦习武,练就了一身武艺。

  在弄染寨附近有一个乐纪乡,这个乡有个叫王壁珍的人,因为家中田土多,每次上面摊派兵役粮款,他家都要比别人家多。每次眼睁睁看着官差兵丁们大摇大摆拿走家里的钱粮时,王壁珍虽然非常气愤,但又无可奈何。于是,王壁珍想到了组建农民自卫武装来抗拒官兵。不久,王壁珍便拉起一支20多人的队伍。

  因为陆品山家在当地也是富户,遭遇与王壁珍家一样,所以在得知王壁珍拉起一支抗粮税的队伍后,陆品山非常支持,便拿出家里看家护院的步枪、短枪、火药枪,组织起来20多个人,派大儿子陆吉光带着去参加王壁珍的队伍。

  此后,王壁珍、陆吉光的队伍便在弄染、乐纪一带开始抗拒当局的各种摊派。

  当局为了抓住陆吉光及王壁珍,将年事已高的陆品山抓进牢狱,等待陆吉光等人来劫狱时一网打尽。陆吉光果然中计,最终在一个晚上带领队伍营救父亲时,被官兵打死。7天后,陆品山也在牢狱中被折磨去世。不久,王壁珍也被当局设计毒死。

  这一年,陆瑞光刚好18岁。但由于长期习武,此时的陆瑞光的身材已十分魁梧。

  分别安葬完大哥和父亲后,家里的担子就落在了陆瑞光的肩上。

  打响抗税第一枪

  1921年后,天下大旱,米价飞涨,六马一带,每天都有人饿死。但是,军阀政府不顾老百姓死活,仍然派出官差兵丁到处征粮征税。当年,县里给六马下的征收财税任务比往年反而高了一倍多。

  于是,每隔十天半月,六马区长便会带着民团来到弄染催税。第一次,陆瑞光热情款待了官兵,拿出一百大洋,表示这一带的乡亲贫苦,拿不出钱,让官兵们拿回去交差。不久,官兵又来到弄染,陆瑞光仍然拿出一百大洋,并说让官兵们不要再来了。后来仍有官兵不断来要钱粮,但陆瑞光都没有再给。

  一天中午,六马区民团的一个班长带着几个团丁来到弄染寨大门口,大叫开门。听到喊声后,陆瑞光上到寨门楼往下一看,发现这个班长以前来过几次,每次都得到了陆瑞光的热情款待。陆瑞光将随从张海宽叫到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后离去。

  不见开门,民团的那位班长及团丁们还在寨前叫个不停,并将枪栓拉得哗哗响。就在这时,只见寨门楼上的张海宽一声哨响,刚才还寂静无声的寨楼城墙上突然竖起了长矛、梭镖、猎枪等,寨楼城墙上站满了人。

  班长及团丁们一下被吓住了。

  “我们陆二哥叫你们不要再来了,你们怎么还要来?”张海宽在寨楼上问道。

  那班长回答说:“我们是奉上行事,身不由己,你让弟兄们坐下喝杯茶,我再说给你听。”

  寨门“嘎”一声开了一个缝,班长便往里钻,不料班长的前脚刚迈进寨门,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他感觉到刮过一道风,右耳开始热辣辣的痛。班长伸手一摸,手上热乎乎的全是鲜红的血,他的右耳已经被人砍掉了。

  这时,张海宽在寨楼上高声说道:“陆二哥说你的记性不好,所以给你打个记。”

  班长捂着右耳痛得原地打转一阵后,鼠窜出寨门,带着团丁逃走。看着班长及团丁们的狼狈样,寨楼上传来一阵哈哈大笑。

  陆瑞光砍掉民团班长耳朵的事被传开后,没有官兵敢再到弄染寨催税。

  48寨选他当首领

  经过这件事后,陆瑞光想到,要想对付当局,必须联合更多的村寨,团结更多的人。于是,陆瑞光以个人的名义,邀请六马境内四十八寨的寨主来结盟,一致抗官。当天的结盟大会上,陆瑞光还被众寨主推选为四十八寨的总头目。

  此后,六马四十八寨主要要道都被布上了岗哨。官兵来催粮款,如果人少的话,陆瑞光就组织人打,人多的话,大家就躲藏起来。当时的军阀、官僚们都拿他们没有办法。在一连几年的时间里,官府在六马一带没有征到一块大洋、一升粮食、一匹马、一个兵,六马一带的老百姓也因此过上了太平日子。

  陆瑞光性格豪爽,不但热情好客,而且极具同情心。至今在六马一带,仍然流传着当年他所作的一些善事。

  沙子沟界碑村的杨顺清家租了陆瑞光的田地种,本来是五五租子对半平分的,但因为那年杨顺清的粮食减产,陆瑞光干脆免除了他家当年的租子。像这种减租的事,还有好多。当时,在陆瑞光的家中,收养的孤儿至少有十来个,好几个孤儿长大后,陆瑞光还为他(她)们张罗了婚事。此外,陆瑞光借给别人的钱,他也一律不收取利息。

  为了经常与弄染寨附近的汉族、苗族、水族等交流沟通,陆瑞光特意留下四亩多田地不租出去,每到下种、栽秧、收割的季节,他都要让妻子罗凤岐请人杀猪、推豆腐、打糍粑,然后请他们来干活,每次,他都要请两三百人,不到1小时,所有的活便一下做完,之后,大家乐呵呵地坐下喝酒吃饭,交流感情。

  镇宁自治县党史办的伍忠仕说,当时,方圆40多公里的地方都成了陆瑞光的势力范围。

  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陆瑞光曾公开承诺:凡是在六马四十八寨内发生的偷盗、抢劫、杀人越货、放火烧房等危害百姓的恶性案件,都交由他来办,对商旅百姓的生命财产进行保护,对为非作歹的,他坚决惩办。

  为了扩大自己的实力,提高队伍的战斗力,他还经常带领几十个人到北盘江,广西贵州、云南贵州的交界处以及镇宁、关岭、紫云交界地,频频袭击小股的军阀部队,夺取枪支弹药武装自己。

  由于人缘好、消息灵、地形熟,所以陆瑞光几乎每战必胜,每次袭击多少都有斩获。短短几年时间,他的部下从几十号人几十条枪扩充到了两百多人两百多条枪。

  在当地,由于陆瑞光宽厚待人,所以深得穷苦百姓信任和尊重。凡是起义反抗军阀官府的农民首领,都愿意与他合作。当时在镇宁一带很有名气的农民起义首领卢云奇、曾云清、王禹先、王光照、伍国斌等人都愿听他的号令。所以,一旦需要,陆瑞光可以在短时间内云集几百上千人的队伍。

  攻打紫云赶走军阀

  民国十二年,即1923年,驻紫云的军阀部队团长王玉文纵兵在紫云境内到处抢劫、敲诈勒索、侮辱妇女,当地百姓苦不堪言。

  因为年少时在紫云读过私塾,所以当地认识陆瑞光的人多,而且,加上六马、紫云世代的姻亲,亲戚也不少。他们知道陆瑞光在六马组织人马拉义旗、抗粮税后,便找到陆瑞光哭诉王玉文的桩桩罪行,请陆瑞光到紫云去保护他们。

  经过数天深思熟虑后,陆瑞光决定出兵紫云,攻打王玉文。经过派出的人马侦查,陆瑞光得知,王玉文在紫云的驻防虽说号称一个团,但由于粮饷不足,士兵逃跑的不少,实际只有五六百人。

  经过数个月的练兵准备,最终,陆瑞光将出兵的日子定在了正月十八。

  出发前,陆瑞光宣布了纪律,不准掳掠百姓,妇女就是自己的姐妹,不准调戏。纪律宣布完毕,在周围群众的欢送下,这支500多人队伍向紫云进发。

  几个小时后,陆瑞光率领的队伍来到了紫云县城靖边门(西门)前,并立即一分为四,对紫云县城形成了包围之势。

  因为毫无准备,陆瑞光的突然出现,着实吓了王玉文一跳,他连忙叫士兵紧闭城门。陆瑞光便用榆木土炮和快枪,白天黑夜不停攻城。

  其实,那个时候,王玉文设在紫云城门上的一门铁炮早已生锈不能用,有一门小山炮,却没有炮弹,另外,因为没有钱补给,士兵们手里没有子弹,枪都快生锈了。

  紫云县城被陆瑞光围住的第五天上午,西门突然被人打开,士兵们举着白旗高喊“不要开枪”。跟随着出来的,是紫云县商会会长及县政府的人,他们是来从中调停的。

  经过谈判,双方最终达成协议:立即停火,让出北门给王玉文撤军回安顺,由陆瑞光进城维持治安,3000大洋用于陆瑞光队伍的军饷。

  当天,军阀团长王玉文带着他的人马及夫人、孩子从北门灰溜溜撤出了紫云县城。而陆瑞光的人马受到了紫云民众敲锣打鼓的迎接。

  “四大天王”他排第一

  1924年,当时的贵州省保安处按照上峰的指示,对农民起义军实行“改剿为抚”的政策,陆瑞光被正式委任为保安营营长。

  不久,省保安处突然命令陆瑞光率他的保安营到川黔边境“剿匪”。于是,陆瑞光带着600人马,长途跋涉来到了四川酉阳,不料,对手竟是被军阀招安当了师长又反水的饶老爪。饶老爪手下有几倍于陆瑞光的兵力。被对方包围后,陆瑞光主动找到饶老爪,表示如果放了他手下所有弟兄,他愿意缴械。最终,饶老爪缴了陆瑞光部下所有的枪支,将他们放走。

  回到紫云后,陆瑞光又用鸦片和大洋陆续到广西买枪,不到一年时间,他的保安营又组建起来了。

  大约到了1928年左右,陆瑞光被省保安处调到四周都是平地的平坝县任保安营长。陆瑞光欣然赴任。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省保安处调集两个旅数千人悄然靠近平坝县城,向守城的陆瑞光发起攻击。战斗中,陆瑞光的左臂被一颗子弹射中,在副官张海宽的帮助下,他骑马逃出了平坝县城,最后到昆明一家医院治好了枪伤。然而,陆瑞光的部下,被俘伤亡过半。他的妻子罗凤岐及小妾高氏,在平坝县城一位好心老板娘的收留下,才逃过一劫,直到几个月后,罗凤岐及高氏才辗转回到弄染寨与陆瑞光团聚。

  11年前就开始研究陆瑞光的黄茂岘说,当时的军阀政府是不可能信任农民军的,一贯都是剿抚并用,能剿就剿,不能剿就抚,这犹如狼和羊暂时可以相安无事,但一有机会,狼最终是要吃羊的。

  在黄茂岘的眼中,当时的省保安处命令陆瑞光到四川酉阳“剿匪”,无非是“以毒攻毒”,调其到平坝任保安营长,是想利用平坝的有利地形剿灭他。

  陆瑞光从平坝败回弄染寨后几个月后,他又购买枪支,再次拉起了队伍。

  1929年5月,就在贵州省主席周西成与云南军阀李晓炎激战期间,有消息说镇宁的达官贵人们都将自家的金银细软等贵重物品存放于县城的天主教堂里,于是,陆瑞光决定袭击镇宁天主教堂。1929年5月27日晚,陆瑞光集合镇宁、关岭、紫云三县边界的一千多农民武装,突袭镇宁县城,没用多久时间,镇宁县城便被攻下,镇宁县长李刚趁夜逃走。进入天主教堂后,陆瑞光将教堂内所有达官贵人们的财物悉数没收,补给了自己的队伍,剩余的还分给了县里穷苦百姓。

  攻打镇宁的事传开后,陆瑞光在当地名声大振,人们将他与当地的卢云奇、曾云清、王禹先称为“四大天王”,陆瑞光被排在“四大天王”之首。当时,中共安顺县委曾办有一份名为《烽火》的杂志,一期杂志专门刊登了一篇《论农民领袖四大天王》的文章,肯定和赞扬了陆瑞光他们反抗军阀的事迹。

  1935年5月22日,刘伯承率领的红军经过四川凉山彝族地区时,与彝族首领小叶丹“彝海结盟”,红军很顺利经过了彝区。“彝海结盟”成为红军长征中的一段佳话。其实,鲜有人知道,早在刘伯承与小叶丹结盟的一个多月前,即1935年4月16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三军团进入贵州镇宁境内的沙子沟时,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便与当地的布依族首领陆瑞光签订了“反蒋协议”,在陆瑞光的护送下,红军顺利经过沙子沟,同时,红军还留下了12名伤员给陆瑞光照料。这一事件后被党史专家认定为是红军途经民族地区成功实施“争取少数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重大事件之一。

  然而,因为与红军“有染”,1936年12月26日,陆瑞光在家中被国民党军队诱捕,1937年初春,陆瑞光被枪杀在贵阳八角岩,时年36岁。1989年3月31日,贵州省人民政府追认陆瑞光为革命烈士。

  4月8日、9日、10日,记者连续几天来到镇宁自治县沙子乡陆瑞光的家乡及安顺市,走访了陆瑞光还健在的三儿子陆兴榜及安顺一些党史专家及学者,并查阅大量史料,试图呈现一个真实的陆瑞光,以还原70多年前那一段渐渐模糊的历史。

  革   命   篇

  “几起几落后,陆瑞光逐渐成熟起来,成为贵州西部名副其实的‘四大天王’之首。被当局欺骗数次后,他已经在考虑出路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候,红军出现了,也就是这个时候,陆瑞光才知道,红军宣传的革命理想和他自己抗枪杆子对抗当局的目的其实是一致的。”

  ——民国史专家黄茂岘

  红军长征到弄染

  1929年5月21日,周西成与李晓炎在黄果树附近的鸡公背一带展开激战,此次战役,周西成阵亡,李晓炎成了贵州省主席。

  然而,李晓炎在贵州当了18天省主席后,被周西成的部下毛光翔赶走,毛光翔又成了贵州省主席。毛光翔任省主席后,曾派兵剿过陆瑞光一次,但无奈六马一带的山山水水让陆瑞光如鱼得水。

  1932年2月26日,在蒋介石的支持下,王家烈取代毛光翔,成为贵州省主席。

  其实,当时距弄染寨不远的板乐乡,还有一支实力不小的农民武装队伍,这支队伍的首领是王仲芳。

  1933年的一天,一个头戴博士帽的中年人来到陆瑞光的驻地。此人出示的名片显示,他是“民国贵州省政府主席王家烈特派吴专员”。吴专员为陆瑞光带来了一张有省政府印章及王家烈毛笔签字的委任状,将陆瑞光委任为镇宁、关岭、紫云三县的保安司令。然而,不到一个月的一天,王仲芳来信邀请陆瑞光去吃饭,声称王家烈主席已将他委任为镇宁、关岭、紫云三县的保安司令,在信中,王仲芳还称:“另奉口谕,贵部自即日起归我三县保安司令调遣指挥,特来信知照。”

  就这样,在王家烈的挑唆下,陆瑞光与王仲芳开始有了矛盾。此后,陆、王两家刀兵相见,你来我往打了一年多时间。

  就在陆瑞光与王仲芳忙着打仗时,1935年4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佯攻贵阳、直插云南,红军主力分两路西进,进入了安顺的少数民族地区。

  进入少数民族地区后,中央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发布了《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布告》,要求红军指战员和红军战士严格遵守党的民族政策,不得侵犯少数民族群众的利益。同时,红军总政治部在《红星报》上发表了《注意争取少数民族的工作的指示》,强调尊重少数民族及其风俗习惯,不打少数民族中的土豪,揭露国民党的民族压迫、民族歧视、民族隔阂政策,号召广大少数民族群众起来革命,反抗国民党的统治。

  彭德怀三请陆瑞光

  进入六马沙子沟一带的,是红一方面军第三军团,军团长是彭德怀、政委是杨尚昆。

  进入镇宁地界后,红军需要通过陆瑞光控制的地盘沙子沟一带。通过中共安顺县工委的情报,军团长彭德怀与政委杨尚昆便知道了“四大天王”之首的陆瑞光。于是,彭德怀决定争取陆瑞光的支持。

  4月16日,彭德怀便派出先遣人员与陆瑞光取得联系。不料陆瑞光听说红军来后,却带领一队人马躲在了弄染寨后山的红岩洞“指挥所”,通过观察孔观察山下的情况。此前,国民党到处宣传说,红军是红眉毛绿眼睛,凶残无比,而且还“共产共妻”。所以,当时的陆瑞光非常害怕和反感。

  请不来陆瑞光,彭德怀便与杨尚昆及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骑着马带着警卫员,向弄染寨进发,亲自去拜访。

  半路上,来探虚实的陆瑞光的堂弟陆顺芳前来迎接,下马交谈后,陆顺芳感觉到,面前的几位长官与他们以前见过的军阀、官府的人不一样,非常平易近人。于是,陆顺芳来到后山告诉了他见到的情况,但是,陆瑞光仍然不敢相信。

  随后,陆瑞光派出一个名叫伍国斌的连长,冒充自己去见客人。但是,由于彭德怀此次听先遣人员描述过陆瑞光“满脸麻子”,所以当场笑着揭穿道:“你不是陆瑞光吧。”伍国斌只好承认。回到后山上,他也将见到的情况向陆瑞光作了汇报,但陆瑞光还是不放心,又派出已升任参谋长的张海宽冒充自己去应付。

  张海宽招待彭德怀、杨尚昆等红军喝过茶后,彭德怀又笑着说:“我们茶也喝了,怎么真菩萨还不现身啊?”张海宽见还是瞒不过,只好又回到后山上,向陆瑞光描述几位红军首长“一团和气”。

  于是,陆瑞光决定装扮成普通士兵,随张海宽回弄染寨。下到弄染寨,他首先看见的,是一排排红军抱枪端坐在院子里,他又到各个房间看了看,发现房门都是关着的,红军只是在厢房里打地铺休息,家中各处打扫得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陆瑞光的所有顾虑都消除了,他主动来到三位首长的身边,不好意思地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陆瑞光。”

  弄染签下“反蒋协议”

  不久,弄染寨响起了杀猪的声音,整个寨子一片欢声笑语。

  招待红军们吃了杀猪饭后,在与彭、杨、李首长交谈时,陆瑞光说:“镇宁、紫云、关岭、贞丰等地少数民族很多,做庄稼也勤快,自从周西成来当省主席,把我们少数民族整得很恼火,说我们野蛮落后,强迫我们穿客家衣服,不准说本民族的话。又说我们喜欢抢人,在哪里失落东西便要哪里的老百姓赔,我们这一带的少数民族不知受了多少累。毛光翔、王家烈来当主席后,更加凶恶……”

  得知陆瑞光家的所有情况及与王仲芳的矛盾后,彭德怀及杨尚昆引导他对国民党地方当局的统治手段进行正确分析,指出其用意是“叫你们少数民族中有力量的人自相残杀,搞到两败俱伤,他们才来拣便宜”。

  三位首长的一席话一下让陆瑞光如梦初醒,同时他也认识到,这些年来,自己起义的目的和红军的革命理想其实是一致的。交谈中,三位首长希望陆瑞光加入红军队伍,但陆瑞光以“家里丢不下,愿继续在当地与国民党展开斗争”为由婉拒。

  因不便强求,当晚,彭德怀、杨尚昆以三军团的名义与陆瑞光在一间土筑的厢房里签下了一份《反对蒋介石、王家烈、犹国才苛捐杂税的协议》,当晚,双方还商定,红三军团留下营长方武先等12名伤员,由陆瑞光负责保护并提供伙食医疗,这些伤员恢复后,协助陆瑞光工作。随后,三位首长还赠送陆瑞光36支步枪,一面红旗。

  至今,中央档案馆还保存有一份编号为10188号的电报,电文如下:

  军委:

  沙子沟百数十里,有夷(布依族)兵约千,有师团营组织,一首领名陆瑞光,我们已与其订立作战协定,反蒋、王、犹国民党及苛捐杂税,留有一批伤病员,赠步枪三十六枝,并留一批工作员。

  彭德怀杨尚昆

  1935年4月16日19时30分

  投奔受挫就地革命

  4月17日一早,红三军团离开弄染寨,陆瑞光送了10多里地才返回。最终,彭德怀、杨尚昆率领的红军主力经过良田、坝草到北盘江渡口,顺利进入了贞丰境内。

  红军离开弄染不久,有3名红军伤员因伤重去世,国民党的地方保安部队不时来侵扰,好几名红军伤员不幸遇害。

  在当时那种残酷的情况下,经方武先劝说后,陆瑞光决定带领队伍南下广西。在与左右江革命根据地取得联系后,陆瑞光与方武先率领队伍出发。

  出发前,陆瑞光安排好家里的所有一切后,又拿出家里所有的田土契约,让妻子罗凤岐今后一一将这些契约退还。

  不料,陆瑞光与方武先带领的队伍来到望谟石屯镇地界时,受到国民党军阀王海平的阻拦。因王海平占据有利地形,攻打不下,无法再继续往前走。无奈之下,陆瑞光及方武先只得率队回到弄染。

  为了寻找到共产党组织,根据方武先的意见,陆瑞光派手下罗诗虎到安顺找地下党组织,找到了中共贵州省工委军事小组组长李光廷,汇报了方武先和陆瑞光的打算。李光廷请示了省工委委员秦天真(当时在安顺)等同志后,秦天真接见了罗诗虎,代表党组织对陆瑞光和方武先表示支持。

  得到地下党组织的支持后,陆瑞光和方武先先后以镇宁县、关岭县、紫云县的48个村寨为根据地,组织游击队,开展武装革命斗争。因为革命势头发展很快,这立即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惶恐和不安。

  1936年夏至1937年9月期间,杨森率二十军在安顺驻防,这个时候,陆瑞光进入了杨森的视线。

  其实,早在1930年左右,当局通过《烽火》杂志,便将陆瑞光挂上了号,把他看作是危险分子,再加上听说他与红军签订“反蒋协议”,组织游击队武装革命,当局便决定要将陆瑞光除掉。

  布依英豪贵阳就义

  1936年12月,杨森与手下的师长夏炯,率两个师进驻镇宁和紫云,目的就是围剿以陆瑞光为首的“四大天王”。

  陆瑞光仍健在的三儿子陆兴榜(陆瑞光被捕次日出生)说,他长大记事后,听母亲罗凤岐及其他一些老辈人讲,行动前,杨森派人找到陆瑞光信任的人,以陆家与王家的矛盾为由,游说陆瑞光,说杨森决定出兵帮助他攻打王仲芳。

  12月26日中午,陆瑞光正在弄染寨的家中吃饭,有人来报,说20军的师长夏炯来到寨门。此时的陆瑞光已无再打王仲芳之意,但来的都是客,他连筷子也没有放下,便出寨门迎接。见到夏炯后,陆瑞光伸出一只手准备握手,不料夏炯身子往后一退,8个士兵一下将他围住,因为陆瑞光习过武,其中两名士兵被陆踢下了土坎,一名士兵见状,掏枪对准陆瑞光的大腿就是一枪,陆瑞光一下跌坐在地上,别在右脚跟处的一把尖刀也掉在了地上,另一士兵将尖刀捡起,朝陆瑞光的大腿又猛刺一刀。

  就这样,一代布依豪杰被捕了。当天,其余3位“天王”也被杨森抓住。

  现在,许多弄染人都还在控诉着杨森的罪行,说他将陆瑞光抓住后开始血洗弄染,杀死了寨子里200多人。在弄染寨住了5天后,杨森的部队撤走。

  此后,陆瑞光被送到紫云关押,也就是这个时候,陆兴榜的一个舅舅去探监,在牢房中为陆瑞光拍下了陆瑞光生前唯一的一张照片。之后,陆瑞光又被押到了贵阳。1937年初春,国民党在贵阳八角岩枪杀了陆瑞光。一个多月后,陆瑞光的家人花了300个大洋,将他的尸骨偷出,抬了四天四夜,才抬回弄染悄悄安葬。

  1989年,根据陆瑞光迎接红军,参加革命开展武装斗争的革命事迹,贵州省人民政府将陆瑞光追认为革命烈士。

陆瑞光故居

责任编辑:王杰